爱,请深爱!

时间:2020-01-13 13:53:28

2018年的10月9号,休假途中接到领导电话,问我是否愿意去驻村扶贫工作队工作。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因为单位之前派出的工作队员都是男同志,没有女同志被派出驻村过,更何况我还是一名临近退休的非党女同志!但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,我决定服从组织安排。10月12号,休假回来的第2天我就去了湖田冲村报到,担任驻村扶贫工作队长。

车子颠簸了近3个小时,一到村部我傻眼了:湖田冲村委会孤零零地立在溪边,而且只有一半可以办公,另一半还在扩建中,走廊里水泥砂浆堆得到处都是。村部既没有自来水也没有卫生间,马路的斜对面零落坐落着几家农户,几只大黄狗不友好地对着我叫。村部办公桌上文件堆得乱七八糟,灰蒙蒙的一层土,地下扔满了吃完的方便面空盒和罐头空瓶,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住哪里,怎么住?我实在是想象不出。但是我知道,没有退路。

湖田冲村共有249户957人,辖7个村民小组,组与组之间没有公路联通,我只能用双脚一步一步去丈量我与它们的距离。一个多月下来,我熟悉了全村32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基本情况,还重点走访村里兜底户和低保户,了解了他们的致贫原因和家庭人口结构状况。走一步近一步,就这样,我与村民们的距离渐渐缩短。

平日里,我喜欢一个人去各组走走,在路上碰到谁就打个招呼,看谁家门开着我就进去拉拉家常。村民们对我也很热情,饭熟了的叫吃饭,蹭上一顿也是常事。

刚进村时,村部门口常年积水,形成了污水坑,村民没有一脚好路走,公路两边住家户门口的水沟也常年散发着臭味。卫生室也没办法搬进来使用,村民看病都得跑去邻村。我心想只有自己带头去做,大家才能来共同维护。我买来一盒一次性手套,每天戴着手套清理公路两边住家户门口的水沟。第一次清理时,各种臭味和垃圾让我反胃呕吐,一天吃不下饭。但让我欣慰的是村民们看到了都说:“不用你帮我们捡,我们自己捡!”现在,村部周围的环境卫生好了,村卫生室也得已正式启用。

春节放假后第一天上班,舒家组打工回乡的舒代子到村委会给我递了一份有20多个村民联名的报告,要求给他们5户住在溪对面的人家修座简易人行钢架水泥桥。这5户人家20多口人平时靠几根木头搭在溪坎两边来来往往,一下雨涨溪水就被完全隔绝在对面,吃喝倒还能对付,但若遇到急病和意外事件就只能望溪兴叹了。天气不好的时候,学生周末放假都不敢回自己家,寄住在亲戚家,怕第二天涨水上不了学。

我亲眼目睹了去年春季涨水的情形,水刚退一点,村民谢正良和他弟弟在急流中,将粗绳的一端捆在身上,另一端系在岸边的大树上,颤颤巍巍捞起被洪水冲垮的小木桥,然后将它固定。当时我就暗下决心:无论如何也要向上级部门反映这一情况,帮他们解决困难。我用相机把这些问题拍下来制作成美篇,向镇、县主管扶贫的领导汇报,希望引起重视和关注。去年10月底,人行桥通行那天,乡亲们高兴得像过年,我也流下了激动的眼泪。

去年4月,我在走访中不慎右手大拇指底骨骨折。拆线出院后,村民们见到我纷纷围上来询问伤势,都说几天不见想我了。贫困户覃均爱还上山帮我采来草药,按时到村部帮我换药。村里的住家户都热情地招呼我到家里吃饭。特别是村里的美女燕子,还主动帮我打扫房间,看我衣服换在那,一声不响就帮我抱去洗了。在我的朋友圈内,大家都知道村里有个美丽善良的“田螺姑娘”。

贫困户舒天文,由于先天性心智发育不全,没有独立生活能力。刚来的时候,我见这么一个人成天在村部无所事事地转悠,心里很是害怕。后来我慢慢地走近他、关心他,为了锻炼他的独立生活能力,我有意让他帮忙倒倒垃圾、提点水,然后给他一定的食品奖励。有时间就和扶贫专干一起去他家帮忙打扫卫生,并教他一起做。冬天他的棉衣破了,我拿来棉衣和羊毛衫给他换上,衣服不合身就自己穿针引线为他改到合身为止。夏天来了,看他赤着脚,我便给他买来新凉鞋。他也从最初跟人一起叫我刘队长改成现在叫刘珂姐姐。有时他见我打着电筒要出门还嘱咐:“刘珂姐姐,天快黑了,路上走路要小心,别去太远地方啊!”

虽然到湖田冲村驻村才一年零二个月,我已经从最初对村里的陌生和忐忑,到现在的熟悉和喜欢。

我爱我村!并深深地爱着她———湖田冲。

(作者系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政协驻凉水井镇湖田冲扶贫工作队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