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PC18个月解散 “限定团”本身就是妥协的产物

时间:2019-10-17 14:17:08

NPC告别演唱会造型NPC告别演唱会造型

新京报10月15日报道 10月12日,限定团NPC(NINE PERCENT)于广州进行了告别演唱会“限定的记忆”,最终定格在这场为了告别的纪念。2019年10月6日他们的官博发布了一张九人“毕业照”,至此,成立于2018年4月6日(《偶像练习生》决赛日)的组合在成团18个月后正式宣告解散。如果说这场演唱会,是为了纪念的告别;那么也可以说,限定团成团之始便开始了倒计时,奔赴最终的解散。

很多人还不清楚到底什么是限定团?限定团的概念源于韩国,最早由韩国节目《produce101》第一季提出,指“在特定的时间内完成某一目标,完成后即解散的偶像组合,一般限定时长不超过两年”。如第一季选出的女团组合I.O.I(idea of idol)与第二季出道的男团组合WANNA ONE,后者的组合时间从2017年8月7日开始到2018年12月31日结束。

伴随对《produce101》模式的引入,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等一众国产综艺节目也延续了“限定”这一“传统”,国内产生了NINE PERCENT、火箭少女101、UNINE、新风暴以及R1SE五大限定团。

“限定”二字显然是驱动消费社会的一大“发动机”——撬动消费者购买欲,放置于偶像工业中同样可以激发粉丝的付费欲望、“拼了命去花钱”,因为“以后再也不可能,才会被称为特别限定”。而“限定团”的好处不仅仅在此,团员各自携带着比赛时积攒的人气,往往出道便有着相当的热度。同时,对于以公司练习生身份出道的队员而言,同时还会参与原固定团的活动、带动整体人气,固定团中未能出道的成员同样可以借此“吸粉”。

但现实却远非如此理想,对于内地娱乐而言,限定团风光后也有诸多“暗面”。不同于过去那种素人出道的固定组合,参与101的练习生多数各自有经纪约,尤其国内选手大多都是二次出道的“回炉”,比如五大限定团的C位均不是首次出道。首先,合体就成了“困难”,以NPC来说,成团18个月合体通告仅5次:2个综艺、3场晚会,9人合体时间只有57天。接受告别演唱会采访时,成员林彦俊笑称“NPC经历过最疯狂的事就是不合体”,粉丝还试图为此向吉尼斯申请“全球最难合体团”的世界纪录。

其次,出道一年半时间里,仅发布两张专辑,2019年9月发布的第二张专辑中的歌曲全部都是成员的个人演唱,并无团体作品。而公司原本计划推出的团体综艺节目也一再推迟,最终上线的也很难称之为“团综”——成员们并不是共同参加团综,每一期只有一位成员,九位成员合体拍摄是在最后一期。

因此,与其说限定团是为了打造顶级天团,不如说是为了各自发展。节目宣传语“票选爱豆出道成团”,“出道”的人气才是艺人、公司及粉丝的诉求,而“成团”则被折进了视线的盲区。“聚是一团糊,散是满天星”,道出的正是在这个追求个体发展的时代,“组合”这一形式越来越难以流行的残酷事实。

一方面,这与国内偶像行业的特殊性有关,或者说“先天发展不足,而后天催生畸形”,偶像组合难以大火的原因包括:国内音乐市场的衰落,缺少打歌平台,练习生制度不完善,舞台经验空缺……另一方面,限定团成员之间或隐或显的竞争关系,粉丝之间为资源、镜头等常有摩擦,团魂在这里并不是最重要的。以及“唯粉大势”的“饭圈思维”日常进行的“三撕”:撕经纪公司、撕“对家”、撕cp(及cp粉),都让客观上本就难聚齐的成员“同框”变得愈加敏感。

总的来说,对于限定团而言,出道或许即是组合能达到的巅峰状态了,而巅峰往往伴随代价,解散之后各自发展如何?巅峰后或许会继续步伐稳定,也有可能一脚踏空,限定团更多的可能只是他们职业生涯里的一次“跳板”,后续发展如何?粉丝们与经纪公司的“培养之争”或许已经打响……(养乐多绿茶娱评人/文)